文/謝光前
清華大學電機系特聘教授兼奈微及材料科技中心主任

2013 年 1 月 8 日,俞諶和功明師兄約我到新竹東區禪修會館,邀請我來禪修,於是我在隔週 14 日就參加了專修班。剛開始,我每週一上課,禪定一次;後來變成每週一、二上課,禪定也增加到兩三次。

慢慢地,我愈來愈珍惜,覺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個寶貝,所以我每天都自動收看悟覺妙天師父在有線電視台灣藝術台每天早上 6 點及晚上 10 點播出的「智慧禪修講座」。如果早上睡過頭,就晚上補看;如果晚上忙做實驗,我也會趕在 10 點前回家,看完再回實驗室,工作到深夜 2 點。我這麼做,是因為我想多瞭解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原因很簡單,如果連我自己都不懂,如何講給別人聽呢?


精神專注 超越物質

起初,我還可以禪定將近 1 小時,但修得愈久,愈坐不住,從 50 分鐘倒退成 20 分鐘,腳也從酸變成痛。後來,我又可以超越到 20 幾分鐘,只是仍會痛到韌帶像被拉斷一樣。到了 1 月底,我竟能從悟覺妙天師父開始開示,一直到師父讓我們休息為止,都可以盤坐不動,我很高興自己有了進步!

更重要的是,師父所教的「精神體」。很久以前,我曾看過一則報導:一個媽媽和小孩走在路邊,大卡車突然撞過來,壓住了孩子。這位媽媽二話不說,便搬起卡車,救出小孩,結果放下孩子後,她才發現自己的肋骨全斷了。那一瞬間,她什麼都沒想,只知道要救孩子。我想這可能就是師父說的「精神體」的力量。

所以禪定坐不好的原因,是因為我們不覺得這是最重要的事。如果是,就會把它擺在第一位;就像那位母親一樣,當時她只知道要救孩子,其他什麼都不管,所以我們禪定時,應該要專注、集中到這種程度。當然,「想要意念集中」也是個念頭,只要還是意念,那就是「有相」。希望有一天,我能練習到藉由對脈輪的精神專注,而進入到「無相」的法界。


究竟正法 成就靈性

從前,很多朋友找我去教會,我都會跟他們爭辯,我想他們應該都覺得我「沒救了」。不過我相信,他們絕對是一片真心,誠心誠意跟我分享他們的理念。

參加專修講座後,一開始, 師父講「究竟法」與「方便法」,我還以為是「就近法」,心想:「不錯啊!『就近』就是很快嘛!」後來看了師父在台灣藝術台的電視弘法課程,才知道「究竟」原來是指事情的真正根本。

仔細算算,悟覺妙天師父是從佛陀一路真傳下來的八十五代,那我真是太幸運了!因為在全世界 70 億人、台灣 2,300 萬人當中,能夠跟隨師父修行的,可能還不到 7 萬人,這表示在全世界 10 萬人中,只有 1 個人有機會遇到師父!這麼重要的事情,我能不分享給朋友嗎?他們是如此真誠地待我,我一直沒有好好回報,如今終於可以和他們分享了!非但如此,我還可以讓 他們知道,「信耶穌得永生」是「靈」的永生,若只是查經與禱告,可能沒找對方法,唯有印心佛法才是真正的究竟法!

為什麼要接引?如果你覺得某物不怎麼樣,就不會去提它;但如果它真的很好,難道我們只希望自己擁有嗎?不會的,因為你也有親友。更重要的,悟覺妙天師父在台灣藝術台所上的「智慧法門講座」,曾多次提到「六度萬行」,一遍又一遍地告訴我們:要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智慧,最後解脫。每當我一邊聽,都會一邊想:「我做到了嗎?」

今天,只要我們一看到社會發生亂象,都會很自然地去指責別人。錯了!應該先問問自己有沒有做到持戒,如果沒有,就不要去批評別人。所以,如果每個人都來修印心佛法,每個人都會反躬自省,那很多的社會問題都會迎刃而解。

至於佈施,我們通常看到一個人可憐,都會自然生起惻隱之心,這種佈施就是一種慈悲;如果只想管好自己,便是沒有慈悲心,不可能成佛。所以第一件事就 是要把慈悲心散播出去,那最快的方式當然就是先選自己認識的朋友;就像傳教士真心想把好東西分享給我一樣,我也是真心想要幫助他們。

不過,一般人對佈施的概念,大都侷限在對人的「色身」作佈施,後來我聽了道蓮師姐的解釋,才明白自己的格局太小。因為幫助一個人的色身,充其量只是這一生,等他往生後,又要再來一次,而且搞不好還不一定是人,那豈不更糟?所以我們接引他往淨土走,不必再輪迴,這才是佈施的真諦。一定要把握機會,不能再等了!


加速精進 集體成就

悟覺妙天師父今年 80 歲了,我們常想,「師父還能帶我們多少年?」;錯了!應該是「我還有多少機會跟著師父?」。因為人生無常,我們誰也不知道,明天還會不會健康地活著。只要 想到這一點,就會緊張了。就像如果明天車子就到了,但行李仍沒打包好,那就要趕快在發車之前整理好。只是我們現在不知道這個「期限」是何時,所以要趕緊精 進,不能再等了!

美國開國元勛富蘭克林曾說:「大部份的美國人,25 歲就死了,他們只是在等身體趕上已死的精神。』意思是說,大多數的美國人在 25 歲時,心就死了,不再求上進。所以,如果我們今天不再精進,不再求進步,那跟死了沒兩樣,只是身體還沒死。

這讓我很感嘆,到底該如何精進呢?雖然我們常因工作忙碌,或是積極性不足,導致每天的時間被分割得片片段段,不好利用。但既然要精進,就要學會利用零碎時間來練習專注和感應。不能盤腿時,坐著也行;不能坐時,站著或走路也可以練習。

通常我的禪心脈輪比較有感應,我會練習讓專注儘量集中在一點,讓我自己能突破,達到悟覺妙天師父說的「進入法界」。因為突破以後,我才能跟別人說, 什麼叫「禪修」,什麼是「印心」;否則,就算講得再好,別人問一句:「那你呢?」我就語塞了。所以自己一定要有成績,才能勇敢跟人家講。而這一切,絕不是為了我自己「一個人」成佛,是為了「一群人」可以一起成佛!

方便法要唸佛、誦經、禱告,要唸上億萬年才能到淨土。而印心佛法由妙天師父帶領,就有可能在這一世達成;那可是近得多了。如此看來,「究竟法」不也就是「就近法」嗎?是的,一點也沒錯。

 

本文引用自GovEduChan - 一位教授的禪修體驗 - 明師指引成佛究竟

, , , , , ,

新店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