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語妘
現職:桃園縣復旦高中老師
禪修經歷:自2002年禪修印心佛法迄今

我在高中任教將近十年,曾於陽明高中與內壢高中任職,轉任至復旦高中還不算資深,教的是英文但卻被賦予數理資優班導師的重責大任,剛開始有點誠惶誠恐、不知所措,但內心隱約有一個聲音告訴我:我有 師父啊!我可以把 悟覺妙天師父傳給弟子的清淨法門與孩子們分享;所有一切做人做事都要回歸清淨的本心,以清淨的本心為本,這是我可以給孩子們最好的禮物。就從那一刻起,我的心安定了也篤定了。在日後與孩子的相處中,我不用教條或訓斥,只把我心裡的感動與孩子們分享,我一心一意想把印心佛法的美好與孩子們分享。

在一次班遊中,我把體驗禪及工作禪融入其中。這是我帶孩子們第一次正式親近佛法,也開啟日後復旦中學禪坐社的因緣。

圖片1慈航寺出遊(第二排左一為邱語妘老師,第二排左四為羅敏嘉同學)


孩子們的心是清淨的,在慈航寺的一天一夜中,他們體驗到清淨的美好、住持洋蓮老師的尊貴氣質、師兄姐們溫暖的對待,更親身見證佛菩薩的保佑與巧妙安排,讓我們行程圓滿。這一切盡在不言中,我無須贅言,孩子們自然地體會也能與家長分享。於是,禪坐社由孩子們主動發起成立,我也在班上帶著孩子們延續在禪寺的感動,有心持續禪坐的孩子自然有所見證,羅敏嘉的見證分享即是其中一例;敏嘉於103年大學學測表現優異,榮獲75級分滿級分,為全國最高分並順利錄取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法學組。

這一切因緣始於分享!一份想把最美好的佛法與大家分享的心!

文/復旦中學禪坐社羅敏嘉

我對禪修的認識還很粗淺,但拜這份粗淺的認識,我在學業上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

學測的日子從兩百倒數到一百、到五十,我其實並沒有特別去想數字背後的意義,直到越念越心慌,越來越不知道自己這樣念是為了什麼,我才意識到壓力已經慢慢變成恐懼。

我的體質是感冒便會誘發鼻竇炎,所以感冒都要拖兩、三個禮拜才會好。在高三這樣時間緊迫的情況下,我很清楚自己根本沒有花兩、三個禮拜養病的本錢,但壓力會導致免疫系統變差,我偏偏就在最緊要的關頭、學測前十天感冒了。

喉嚨痛、流鼻水演變成鼻竇炎,讓我缺氧、頭痛、呼吸不順。覺都睡不好,更別提安心讀書。但是我過去曾有吃消炎藥吃到上吐下瀉的情形,所以醫生不敢再給我開藥。結果,頭三天還撐得下去,接下來就開始頭痛欲裂,連後背、後腰都痠痛不已。回診時醫生說得驗尿,一驗,發現腎臟發炎。無法吃藥的我必須靠自己身體的能量自癒,但在身心交互惡性循環下,我沒辦法像醫生說的「放寬心,病就會自己慢慢好起來」。病痛和考試壓力擊潰了我,我抱著媽媽大哭,失去相信自己的力量。我很不喜歡覺得自己很可憐,但是學測前的那十天,我真的常常覺得自己撐不到十八歲......。

感謝語妘老師的開導,教我重新拾回「本心」。老師說一切都是心魔在作祟,只要我能克服心魔就沒什麼好怕的。我遵循老師教過的方法,把專注力放在禪心脈輪,告訴自己要堅強、不要再受心魔干擾,然後開始算數學。專注在思考後,我的心跳慢慢穩定下來,漸漸地也不那麼緊張了。我學習專注在當下,不要再為還沒發生的事情而擔心、害怕自己做不好。我學習守住明心脈輪,不要被妄念拉著走。最後,我抱著謙卑感恩的心去考學測,以 師父的開示「平常心,心常平」作為通關密語,達到了如果沒有學習禪坐就可能會功虧一簣的目標。

敏嘉於103年大學學測表現優異,榮獲75級分滿級分,為全國最高分並順利錄取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法學組敏嘉於103年大學學測表現優異,榮獲75級分滿級分,
為全國最高分並順利錄取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法學組

我在禪坐中學會了感恩以及忍耐。過去的我以為,我能得到的東西都是因為我自己很努力,直到現在我才了解:有太多人在我看不見的過去和背後,犧牲奉獻才成全了我能擁有的那些什麼。禪坐,讓我學習用感恩心面對一切——感恩順境,就算有點小成就也都要感謝別人的不阻擋;感恩逆境,因為所有挫折都將化作生命的養分,滋長我茁壯。我知道自己能拿滿級分是依靠了很多護持,所以每每禪坐時,我都要自己更加感恩。每次開始與結束時,結金剛蓮花印禮敬都提醒了我要感恩接觸禪坐這份機緣。

禪坐還訓練我的定力、忍耐力、意志力。我的腿功不好,剛開始坐五分鐘就受不了。一次次「再忍耐兩分鐘!」的練習中,我培養了動心忍性的能力。把「再兩分鐘」轉換為「再三十天」、「再二十天」,讓我在考前衝刺時能穩下心、專注地讀書。

禪坐教我感恩、教我忍耐,讓我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反而開出了璀璨的生命之花。

 

 

本文文章及圖片引用自GovEduChan - 【師生禪緣】大學學測滿級分的禪修心得

 

新店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