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佩禎教授(法號:覺妙道蓮)
交通大學電機與控制工程學系教授

有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常常在想「生死」的問題;看到隔壁的老奶奶往生,她心想:「老奶奶死後會到哪裡去呢?人死了不是什麼都沒有了嗎?如果真是這樣,那她活到七十歲和我活到十歲,沒什麼差別嘛!」這樣的結論讓小女孩覺得很沮喪。

這個小女孩就是我。長大後,我從事醫學工程的工作,接觸許多與生老病死有關的個案,讓我又有感而發,並積極的想要尋找生命的意義。後來我終於從禪修中找到了答案。

羅佩禎教授  

能量可用醫學證明

「禪有大智慧力、大生命力、大造化力」,這句話讓學工程的我十分感興趣。尤其現在的科學文明非常希望能夠研究出「基因」的層次、瞭解「造化」的現象,以便能將生物的智慧應用到工程、醫學上,幫助人類解決問題。

我在國外求學、工作多年,一直到回國任教於交通大學,都是從事於醫學工程的研究,所以我和許多醫師都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關係。從多次合作的經驗中, 我發現醫學領域確實是有相當的瓶頸。以我在國外研究腦神經系統「生理訊號分析」的老闆為例(他是一位名醫,也是美國西區腦電波協會會長),他給人的印象 是:越是走在尖端的人就越謙虛。他說:「很多東西其實都還在試探階段,並沒有絕對的答案。」我想,這也是引發我回國後想要禪修,以及追求如何突破醫學瓶頸 的動機。

生命系統與能量訊號

早在一百年前,英國就開始研究生物「能場」的訊息,他們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瞭解人體內的電流現象;德國方面也發展出「經絡儀」。隨著醫學工程的不斷 進步,讓我在禪修多年後,仍時常思考一個問題:既然禪的能量的確存在,我該如何以腦電波來證明人體系統在禪修過程中的變化?還有,禪修者的腦電波在幾年後 會呈現什麼樣的改變?

舉例來說,一般人習慣將法師、上師的「加持」儀式,視為一種祝福、或心靈慰藉;但我希望能以科學工程的角度,來證實「加持」的能量是確實存在的。

首先,我們假定人的「生命系統」不單只有生理、心理或意識等現象,還包括了「心靈」,我們稱之為「能量體」;這種能量訊號的狀態會影響整個生命系統 的運作。從訊號與系統的觀點來看,如果生命系統的能量訊號是不純淨的,系統就容易發生故障,就像汽車加上不同等級的汽油一樣;所以我們必須要讓生命系統的 能量維持純淨。因為能量如果不純淨,其功能也會受到影響,情緒會變得焦躁不安,易發脾氣,甚至導致人際關係不圓融,或較難承受壓力、挫折等。

讓維生系統從「電池組」變成「發電廠」

再從飲食的觀點來看,食物就像是個提供能量給燈泡(生命系統)的電池組,不管這個電池組的能量有多少,遲早都會用完;尤其對於從事學術研究的人,因腦力消耗快速,其生命系統衰退的速度也較常人要快,所以勞心者比勞力者更容易消耗能量。

但一個人如果能開發出「禪」的生命能量,則結果完全不同。因為禪修相當於把生命系統的參數樞紐打開,或是把不正的參數調正,所以這個生命系統的提供 能量者,不再是個有限能量的電池組,而是一個源源不絕的電力公司或發電廠。換句話說,只要透過正確的禪修方法,人體內的迴路就會被接通,開關就會被打開; 也就是把整個生命系統接通到大宇宙最原始的生命能量。

所謂「能量」,就是宇宙中的「光」。一般宗教界認為「光」是無所不在的;不過,雖說是無所不在,但它也不是想要得到就可以得到,必須要透過「禪定」,進行體內能量的造化工程,將身體系統調到最佳狀況,才可以得到。

另外基督教也認為在日月星辰尚未形成之前,就已有「光」的存在。其實它所指的就是禪的大生命力、大智慧力,可以造化日月星辰等萬物,與前述的「光」意義相同。

能量共振 打通任督二脈

我的另一個理論基礎是「共振」。既然「能量」無所不在,我們要如何取用,如何調整生命系統?記得我在大學時很喜歡看武俠小說,覺得裡面的主角可以打 通任督二脈,是很不可思議的事。等到禪修之後,我才發現其實小說裡寫的都是真的。「打通任都二脈」,就是將生命系統接上大宇宙本有的生命能量。什麼是「接 通能量」?簡單的說,就是透過「共振」,將自己與互動對象調整成相同的頻率。

上過「電路學」課程的人都知道,只要各有一個電源、電阻、電杆與電容,便可組成一個震盪系統。當訊號進來時,可以調整任何一個部分,讓整個系統迴路產生最大的輸出;也就是整個電路的迴路和收到的訊號同步產生「共振」。

同樣的原理也可用於生命系統,如果體內的能量訊號頻率無法與大宇宙的能量接通,那麼宇宙的生命力便無法和生命系統產生共振。也就是說,能量訊號的狀態不好,生命系統就不好;生命系統不好,就不容易接到宇宙的大生命力;在這種因果循環下,身體當然不會好。

世上本來就有很多能量共振的現象,以小時候玩盪鞦韆的例子來看,雖然我們不見得人人都明白共振理論,但大家都知道,若想要盪得高,就一定要把鞦韆拉 到後方最高處。另外像軍隊要過吊橋時,絕對不能齊步走,否則吊橋就會垮掉。美國曾有一座吊橋在颶風來臨時,因風的頻率剛好和橋的晃動起了共振,造成整個能 量在橋上傳遞,超越了吊橋所能負荷的極限,所以整個垮掉了。還有像女高音唱歌時,竟可震碎高腳杯…,例子多得不枚舉。

至於禪坐,就是要讓我們超越生理感官以及意識情緒的干擾,讓精神直入心靈層次,開啟體內未知的能量世界。所以佛教所說的「超越三界」,就是要超越「色界」:生理感官的世界;「欲界」:情緒、意識活動;「無色界」:潛意識;然後才能進入到靈性共振的部分。

禪坐,對身體有何幫助?

六○年代,正值美國越戰期間,反戰情緒高昂,社會上出現了許多「嬉皮」新人類,人們開始追求心靈世界,禪坐和超覺禪坐盛極一時。當時有許多一流的期 刊,像是SCIENCE、NATURE及醫學刊物,均以「禪坐可治好醫學上束手無策的病」、「使新陳代謝率下降」、「使血乳酸濃度下降」、「血壓下降,皮 膚阻抗升高」等主題,熱烈探討「禪坐」對身體的影響。

一個人如果新陳代謝率下降,他的老化速度也會下降;如果血乳酸濃度下降,表示他的身體正處於極度放鬆、可以快速補充能量的狀態(禪坐時,血乳酸濃度的下降率和一般休息的狀態相比,明顯相差了三、四倍);若是皮膚阻抗升高,則表示他容易放鬆情緒,所以血壓自然就會下降。

根據上述的研究結果,證明禪坐可以強化人的生理狀況,並能更有效率地補充生命力。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能學會「放鬆」,身體就會更健康。現在有許多文明病,如五十肩、肩膀僵硬等,就是因為肌肉不自覺的緊繃或氣血不通暢而引起的。

禪定的腦電波研究

前幾年,我在北京發表的學術論文中,有一段是針對禪修者所做的的腦電波分析。歐美國家很早就開始研究禪定時的腦波,他們認為禪定過程的意識狀態可能 與平時不太一樣,所以陸陸續續都有論文發表。其中在幾篇較著名的論文中,都一致提出了禪定過程中可觀察到的現象:在禪定的第一階段,α波變得較低頻,振幅 也會改變;第二階段開始出現比α波更低頻的θ波;到了第三階段,禪定者進入「深定」,也就是進入到超心靈、超意識、接近心靈的「三摩地」狀態時,就會有很 小振幅、快速震動的腦電波,他們認為接近「β波」。

很多醫生看到我的禪定腦電波研究都會問:「這位受試者是否長年使用安眠藥,或在實驗當時服用過鎮定劑,所以才會出現β波?」我說:「不是,他很健 康,幾年來都沒生過病,也沒看過醫生」,這些專業醫師們會對我的實驗結果提出質疑,是因為「β波」只在下列幾種情況中才會出現:服用鎮定劑或者長期服用安 眠藥者、進入第一階段睡眠期者、新生兒和禪定者。或許禪修真的會讓人越來越回歸到小孩子的狀態,就像基督教所說的「只有小孩子能到我的天堂」。

至於國外所發表的論文,只有一篇是對一位修行幾十年的西藏禪行者所做的研究報告,這篇報告曾提到在禪定中測到β波。

利用能場互動來治病

德國在發展經絡儀的過程中,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有位教授找了位學生作經絡儀系統的測試,這位學生患有攝護腺肥大症,每天到了固定時間就要服用藥 草。由於服藥前和服藥後的經絡測量結果差別極大,所以教授很肯定測量的結果。有一次,學生讓他測量時,經絡儀呈現有服藥的訊息,但是學生說他還沒有服藥。 教授覺得很奇怪,百思不得其解。後來這位學生說藥草還在他的口袋,教授就請他把藥拿出來,放遠一點,然後再量一次,結果就測不到服藥的狀態了。由這個實驗 可以證明:「藥草(植物)也有磁場。」

一位曾任職於台北榮總傳統醫學研究中心的主任醫師,退休後與朋友合開診所,他現在就是用經絡儀來為病人看病配藥。他選藥的方法是,不用吃藥,只要將 藥擺在面前,看看在經絡儀上顯示該藥對病人磁場的狀態如何,如果不好,就重新調配。由此可知,生物能場是可以互動的,只是兩個互動的能場孰強孰弱。如果與 不好的磁場發生互動,好磁場的能量就被吸走。譬如我們到市場、醫院回來後一定會覺得疲累,因為我們與當地各種不好的能場產生了互動。反之,如果我們是在一 個能場很清淨的地方,如森林,就可以得到好的能量。一般說來,森林的磁場都很有生命力,所以樹木才會長得很旺,因此常去郊外森林走走,對身體絕對是有幫助 的。

加持是清淨能量的共振

所謂加持,就是一位證道者以其修行的清淨磁場,也就是宇宙的造化力、生命力的光,來度化一個人的業障。從能場互動的原理來看,「加持」就是把「光」或「絕對純正清淨的能場」傳送給對方,讓對方體內不純淨的能量體得以清除。

一般人的生命系統都是比較不純淨的,但經由加持的淨化過程,受加持者可以提昇能量訊號的純度。根據經驗,能場不純淨的人,身心狀況就比較不健康,容 易和「外緣」產生共振,也就是容易隨緣而變、心隨境轉,情緒意識也容易受影響。此外,像流行性感冒、腸胃炎等流行病,都是比較不純的磁場訊息,如果我們生 命能量不純,便容易和它們產生共振而感染。

因此,若是每個人都能禪修,得到大宇宙清淨的能量,不但不容易與疾病的能場共振,人與人之間也能和平共處,因為每個人的生命系統都維持在穩定的純淨狀態中,就算遇到一些生理或心理上的干擾,也很容易就能超越。

加持的科學實驗

我曾在台北榮總的精神科做過加持的實驗,實驗分兩個階段,一個是加持者和受試者都留在現場,另一個是加持者不在現場,以隔空加持的方式來為受試者加持。

當加持的時候,受測者還口述了他在禪定中「觀」到的現象,而我們記錄到的腦電波,也的確反映出加持能量出現在腦中幾個位置點,譬如能量從後腦的玄關(大小腦交接處)通到前面的法眼(兩眉中心),在儀器上都可以看得到記錄。

對於儀器上出現如此大幅度的電位變化,醫生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也有人質疑受試者是否曾移動過身體。我對他們說,「在整個測試的過程中,受測者已經超越了意識,他是一動也不動的,沒有感官的意識狀態,已超越儀器可以記錄的範圍。」

大膽假設 小心求證

宇宙中有很多事實現象都是先科學而存在的。古今中外,科學家們往往是先觀察到「現象」,然後才開始發展學理。所以,科學無法證明的很多現象不一定是 假的,只是尚未被發現而已。二十一世紀是「心靈科學」的時代,醫學、科學家們如能本著宏觀的角度,「大膽假設」非物質世界的存在,並「小心求證」,也許就 能把人類醫學與科技的文明帶入心靈層次,如此就能擴展全人類的視野,加速心靈和平紀元的來臨。

羅佩禎(法號:覺妙道蓮)

學歷:
•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博士
• 國立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學士

經歷:
• 美國佛州甘城榮總醫院研究助理
• 美國猶他大學醫學院腦波實驗室研究員兼工程顧問
• 論文「癲癇症之腦部非線性動態研究」獲頒Edward Shev Award(美國西區腦電波學會之學術論文獎)

現任:
• 國立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教授
• 社團法人台灣禪宗佛教會秘書長
• 新北市林口禪修會館負責人

修行年資:自 1994 年修行印心佛法迄今


文章截錄自:禪天下雜誌 no.13《宇宙超科學》單元

 

本文引用自GovEduChan - 【禪與科學】加持,是超科學的科學嗎?

, , , , , , ,

新店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