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達
台北地檢署緝毒組檢察官

我偵辦毒品案件已經三年多,去年調到執行科,進一步參與了戒毒的工作,發現毒品危害的情況非常嚴重,而目前國內戒毒成效不彰,非常棘手。

前幾天電視台為了藝人吸毒案採訪了我,昨天播了剪輯的採訪內容,大家都對這個問題都感到憂心忡忡。甚至許多人認為,大麻並不嚴重,用了也只是放鬆。

其實,毒品對身體的危害很可怕,在身體方面會破壞大腦神經、殘留毒化物在體內;心理意識方面,則會讓你留下那種「誘惑」的記憶,讓你在面對壓力想要逃避或放鬆時,被「誘惑」想回到那種感受去,他們稱作「追」。

用過毒品的人,會想要去「追」那種感覺。

為了「追」,就再去用毒品。偏偏心情不對了,感覺也不一樣了,常常沒「追」到!又以為藥效不夠,就再加重份量,偶爾果然「追」到了,又以為有效了,接下來就愈陷愈深。

在吸毒圈內,沒有「戒毒成功」這回事,非常悲哀。

我所認識的毒癮者都告訴我,即使戒了,但每天起床時,都還是會想著用一下就好。就算三年沒用,突然某一天遇到了憂愁,就又回想起三年前的那種感受,就又想著用毒品,或許就直接衝去買回來用了。全都破功,毀於一旦。

戒毒和意志力有關,必須要經過鍛鍊,才能從記憶中抹除掉那種用毒品後的感受。可是大腦內已經受到的破壞,想要修復,卻是沒辦法的。

在我自己禪定的經驗,要能戒毒,跟心理意識狀態的取代有關。

好比說,你覺得憂愁,就想要用毒品,目的是利用毒品的感覺掩蓋掉憂愁。但如果只是一昧命令你不能用毒品,那他憂愁的感覺又要如何才能被掩蓋掉呢?

又好比說,你想要放鬆與放縱的感受,就想到用毒品,目的是利用毒品取得這種感受。但如果只是一昧命令你不能用毒品,那你仍然想獲取那種感受的慾望,又該如何解決呢?

對毒癮者來說,只要用過毒品,他的記憶與心理意識狀態,就被徹底改變了。如果想要他戒毒,必須讓他的腦內意識狀態,擁有某一種更好的感受,來取代掉用毒品的感受。

好比說,一個人喝了可樂感覺很棒,以後就上癮了。你叫他不准喝,他腦中總是懷念著可樂,總有一天會偷偷去喝。

可是,如果你直接拿一杯冰涼的純天然果汁給他喝,他一旦喝了,也就自然不會在執著可樂了。因為,他的心靈意識狀態被永遠的提升了。

我目前已經開始了毒癮者的靜坐班計畫,這也會是國內官方制度納入靜坐正念課程的首創,目前實驗階段已經開始,年底就會正式上路。屆時,科學實驗會一起參與進行,對照組來驗證。

我相信靜坐是徹底取代毒癮者心理意識狀態受制約的絕佳途徑,科學實驗將會證明印心禪法是目前真正能戒除毒品的科學方法。

其實,每一個人投胎世間,都是上癮者,對物質慾望上癮,對資本主義上癮,對功名利祿上癮,才會被吸引回來投胎,降生六道。明知有害無益,仍然在「追」。

這都是源於,眾生的「貪」、「嗔」、「癡」。所以不斷輪迴,不斷重複的「追」。

文章出處:林達檢察官《藝人毒品之我思》

---------------------------------------------------------------------------------------------------------

林達簡歷

學歷:

● 台灣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 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
● 台灣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經歷:

● 參與審理國務機要費案、拉法葉軍購案
● SARS期間第一位進入疫區台北和平醫院驗屍的檢察官
● 司法官訓練所41期結業
● 律師

現職:台北地檢署緝毒組檢察官

禪修經歷:自1994年禪修印心佛法迄今

, , ,

新店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