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受難者

◎文/悟覺妙天禪師 

證道的成就者,所作的佛事不外兩種:其一是引導並幫助有緣的「活人」修行禪宗佛法,讓其見性成佛;其二是超度有緣的「已往生者」到佛國淨土。

這兩件佛事,都是在無相實相中進行,除了當事人知道外,局外人是既看不見,也看不懂的。超度祖先及冤親債主,佛門自古已有,道教也有類似活動,至於是真超度(超度到淨土),還是方便超度(如頌唸經懺),只要施主認同即可。

究竟超度利於修行

一般主持超度者,其修行境界只能作「方便超度」;惟有修行成就者,其所主持的超度,方為「究竟超度」。究竟超度是真功德,卻因我是在家居士的身份, 而被貼上神棍斂財的標籤。因當年我一時不慎,承接了一層沒有建照的天佛大道院(明安寺)靈骨塔二樓,約莫100多坪的建物,提供同修眷屬安放骨灰,或是在未放骨灰前,先為塔位開光,幫他們的祖先作超度,待往生後,再安放骨灰或牌位。其實超度只是義務的,目的是讓修行人在菩提道上,減少障礙,利於修行。

不料,後來竟被有心人士指控我「明知該靈骨塔是違建,卻仍然經營販賣圖利」。其實該寺廟經當時台北縣政府核發執照,祗是要求改善,在改善期間並未經政府撤銷執照,嚴格說來,還不能說是違建;但卻在有心政客的壓力之下,未經撤銷執照就強行拆除,硬說我販賣靈骨塔是詐欺。

回溯當時,靈骨塔會遭到政府強制拆除,並起訴斂財詐欺的原因,是源於1995年我所主持的「印心禪法、見性成佛」大法會,此次法會與會人數高達6萬餘人,因聲勢浩大而引起了各界矚目。

法會前一週,曾有總統府辦公室的人,打電話到印心禪學文教基金會(以下簡稱基金會),詢問此次法會,我方擬邀請哪些重要貴賓參加;基金會員工答覆,已邀請當時參選總統的全部候選人及其他政治人物,包括陳履安先生、王清峰女士、林洋港先生、謝長廷先生、邱創煥先生、吳伯雄先生等人。

總統大選秋後報復

這位總統府辦公室人士說,可不可以不要邀請其他參選人,只留給李登輝總統這一組總統候選人參加;基金會員工回覆,已發出邀請函了,恐無法取消。這位總統府辦公室人士聞言,當下口氣轉為強硬說:「那大家走著瞧!」旋即掛掉電話。

孰料事後竟真的開始報復,選後政府便以「宗教掃黑」名義,對我這個窮畢生精力、無私無我、致力弘揚佛法的傳道者,展開冷酷無情的政治清算!當年支持 陳履安或謝長廷的宗教團體,包括佛光山星云法師、中台山惟覺法師、清海法師、宋七力、太極門、藥慧法師等團體,以及本人,通通被點名式地一一給予清算鬥爭。

例如,佛光山大雄寶殿以未取得合法建築執照為名,由高雄縣長余政憲下令要拆除;中台山以學生集體剃度出家事件,及靈骨塔位問題,在新聞媒體中擴大渲染。

我們則有汐止天佛大道院(明安寺)事件,起因於我不慎承受到違章寺廟內的靈骨塔位,這位總統府人士即故意透過媒體,將此事件製造成詐欺的問題,對本人抹黑、打壓、擴大製造糾紛,刻意點燃成社會問題。

當時的諸事件中,如佛光山的建築執照問題,在後來補齊證件後,就地合法;中台山出家事件,在一段時間內即得到平息,中台山的靈骨塔問題也就地合法。唯獨我們的天佛大道院(明安寺)靈骨塔事件,卻在有心人士曲意運作,以及媒體刻意配合的操弄下,讓我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我將已安放的靈骨塔位,另外找到合法的靈骨塔「北莊」,並徵求購買者意願,願遷移者,隨即將塔位遷移至「北莊」安厝;不願遷移者,則退還所有費用,將問題徹底解決。

但奇怪的是,當初轉讓此一違章寺廟給我的「承運公司」,不但無法律責任,也不須賠償,至此,政府有心人刻意整肅打壓我的意態,已明顯至極,我成了大選後,政治清算中的唯一受害人。

政治清算誣陷受害

他們為了要入我於罪,把基金會紀念十週年慶,所發行的紀念金幣,說成是不足成分的金幣,藉以騙取信徒金錢;另外,基金會將十年來,於各項活動中,所 拍攝到佛光的照片彙編成冊,提供同修們珍藏的紀念專書,他們也說成是假借合成照片誑騙信徒的工具。最後,金幣經法院鑑定證實,是999純金,佛光照片經警政署刑事警察局鑑定為「無人工或偽造行為」,終於還我清白。

他們現在入我於罪的理由,是說我明知違建還騙人;其實我是在不知情下被誤導,當時誤以為那是合法建築,因為這家建設公司,也是當時知名建商,他們在此建設已有4年,銷售納骨塔位有3年,其中有佛教團體、退伍軍人協會及民間,都在此購買塔位,這些團體及民間購買並沒事,為何唯獨要說我一人是詐欺?我反而是受害者。

但我相信,總有一天司法會還我清白,因為我根本沒有詐欺。事件發生後,我立刻退還金錢給不願搬遷者;若是詐欺,就不會做這些妥善、負責的善後行為。總歸有一天,司法會還我清白。

其實買靈骨塔的人,都須經過購買的申購程序,沒有人會去詐欺,可是我就被冠以詐欺之名,實在無辜!官司纏訴迄今(2013年)逾16年才定案。荒誕的是,出售建築物的「承運公司」才是禍首元兇,卻逍遙法外,反而是我這個真正的受害者(承受人),被科以詐欺罪名!這是不符合司法正義的。

歸根究底,只因我是以在家居士的身份來作佛事,惹人嫌疑,便被政府司法調查單位認為是怪力亂神的宗教斂財者。幾乎佛教界各大山頭,都有他們自己的靈骨塔,行之有年,昔日幾乎也都沒有建照,因為過去沒有法規管理寺廟的建築物,卻沒人說他們斂財,而且他們的售價,都不在我的售價之下。如果我今天是剃髮、 穿袈裟的法師,就根本沒事。如此不公平的待遇,真是無奈。

白衣弘法傳統不容

我算是佛教末法時代的領頭羊,致力於「打破傳統(破一切相),回歸正統(往內在靈性修行)」的修行,但代價太大,因為中國傳統社會只認定具有「出家 相」的佛教徒,才是真正的修行人,而不問他內在的修行證量與境界。我們看傳統的佛像畫,如觀音菩薩、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這些與佛正等無二的大菩薩畫 像,有沒有示現剃髮、穿袈裟的出家法相?幾乎沒有!

未現出家相,並不抹煞其無邊功德及智慧,更不妨礙其廣大慈悲心及大願力。在這場司法纏訟中,沒有一個詐欺案的受害人(告訴人)存在,卻偏偏拖了16年,仍然冤判。對一位滿懷救世大願的宗教家,其打擊之大,豈是筆墨所能形容?末法法輪轉動不易,可見一斑。

然而這些困難險阻,並沒有毀掉我弘法利生、普度眾生成佛的決心。因為這是我的天命,也是我的願力。艱難、困頓與無情打壓,是弘法必然的過程,我還是以一顆平常的心,一步一腳印地走下去,默默地為弘揚禪宗佛法而奉獻,為成就有緣眾生而不斷努力。

大眾或許因媒體的污衊,而暫時對我喪失信心,但真理與正法是經得起考驗的;因為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就像耶穌,當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其遭遇比我還慘,那不是耶穌本身的問題,而是眾生無明所造成的千古遺憾。可是耶穌死後才被廣大的人士信奉為救世主,證明了真正的證道者,如耶穌基督,是經得起考驗的。

雖然法難的陰影困於一時,但不會是永遠的,證道成佛是在逆境中成就的;同樣地,正法的弘揚,也是會在逆境中進行,而逐漸邁向光明的里程碑。

一位宗師所得的法是不是正法,不是傳播媒體怎麼說,或無聊人士、無明眾生在網站上怎麼批評,就怎麼認定。最好的檢驗方法,就是親自入門來修修看,給自己半年或一年的時間來試試看!如果這段期間,你的身心改變了;慢性病不知不覺痊癒了;不再傷風感冒、吃藥打針了;睡眠改善了;失眠問題突然消失了;心情開朗了;心中放不下的石頭消失了;人際關係改善了;家庭和諧溫馨度提高了;工作表現更好了;運氣變好了;智能也增長了…;如果你發現自己的身心靈在不知不覺中提升,那麼你修的就是正法,值得一門深入,終身修下去,並參與、贊助這門正法的弘揚,最後一定可以明心見性,直達成就;

如果不是,那不妨放棄,因為對你沒有實質的幫助。這是對正法與否最好的驗證。

(文章摘自《真理的受難者》一書)

, , , , ,

新店禪修會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